• 本月热门标签:
  • 基金

当前位置: 宝尚配资-宝尚配资炒股网-配资在线平台-宝尚股票配资门户 > 基金 >

GP的执行力是不用说的

2019-07-07 12:03 - 织梦58 - 查看:
在产业基金的大潮当中,N多上市公司在融资了一大笔钱之后,按捺不住花钱的欲望,都想在产业基金跃跃一试。 当然,在募资难的当下,早有缺钱至极的GP蠢蠢欲动,想着怎么帮助创始

  在产业基金的大潮当中,N多上市公司在融资了一大笔钱之后,按捺不住花钱的欲望,都想在产业基金跃跃一试。

  当然,在募资难的当下,早有缺钱至极的GP蠢蠢欲动,想着怎么帮助创始人花这笔钱,当然,还有更多的人想抱住大腿,希望钱花到自己身上。

  于是,围绕着花钱,上市公司、消金窟(被投企业)和运作人(基金公司)。对应衍生出了纷繁复杂的服务行业(FA、咨询顾问、营销师)等等,构成了一幅活生生的人间百态。

  GPLP犀牛财经曾经如数畅想,然而见了无数产业基金之后,GPLP犀牛财经也就淡然了,但愿结局一片美好,只是,这只是幻想,真实的产业基金并不是看起来那么好。

  懵懂的企业被手上的现金烫的发热,不知所措,犹如一个暴发户一时拿到了巨款之后不知道怎么花一样,世间还有如此好事情?

  要知道,自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他们早就弹尽粮绝,募资艰难,看到了眼前的肥肉,焉有不吃的道理?

  GP的执行力是不用说的,一声令下,公司的全部人马开始骚动起来,开干!哦耶哦耶。

  于是,团队当中有个聪明的人出了这样一个主意,那就是通过投资者交流会混进去。

  于是,GP团队人员看到上市公司投资者交流会的信息后就会自动上门坐在底下,等到交流时候就上前发名片。

  该GP走到会场门口,保安要求微信签到,于是,该此君镇定自若打开微信,连试几次,当然是“查无此人”。

  新上市的公司对投资者交流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感,保安也没见过这么多人,于是面无表情的摆摆手说:进去吧。

  在交流会上,我们且看这家GP在现场提问环节的时候侃侃而谈,似乎这是他的主场。

  “行业趋势+过往行业案例+自己基金的行业资源”,于是,就这样15分钟过去了,全场非常安静,上市公司也非常地不耐烦但是不好打断。

  通常而言,作为刚上市的小白鼠,初入资本市场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门都摸不清楚,人也不认识几个,更对各类资本神仙来头不甚明了,因此势必小心翼翼,深怕得罪了哪路神仙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一个“培训+咨询+投行(FA)+投资”模式,似乎很完美,于是就这么干起来了。

  依靠这种“中国式接地气”的做法,该GP成功与两家上市公司发起了基金,还撮合了一家企业并购新三板同行业。

  曾经,银盘资本说“派遣专业团队入驻上市公司,为其制定资本战略、开展行业调研和分析、寻找优质投资并购项目,并开展尽调、谈判和投资并购协议落地、投后管理等工作。”

  于是,短时间内,上市公司就从刚开始的懵懂到后来的了解,再进入了恍然大悟的状态。

  “我在行业干了几十年,你懂得的都是从我网上发言上抄下来的,你就敢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很快,银盘资本就遇到了外包投资团队与内部协调的常见问题。

  至于项目资源,哪个老板不是一呼百应,更何况上市公司,他们每天都有应付不过来的项目资源:看到A官员,A会介绍。看到B领导,B 也来问问。还有千方百计要到微信毛遂自荐的,好不热闹。

  而招聘这个人才能花多少钱?年薪一百万?那么他们为啥要拿出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组啥什么产业基金,然后雇佣一批人来指手画脚呢?

  “我看公司拿50万,找2个专业的人,能够做的很好,银盘资本根本不靠谱啊,也不解决问题!”上市公司老板终于想明白了。

  合作了1年后,银盘资本没有再促成过项目,而与两个上市公司发起设立的基金业无疾而终,没有实质性进展,渐渐湮灭了。

  或许产业公司纷纷自己设立投资公司,从一些示范性很强的公司里流出了相当一批懂产业+懂投资的复合型人才,他们很快四散开真正的产业资本才是真正的产业资本。

  如果说上市公司是金主爸爸,项目公司是儿子的话,那么显然,FA就是媒婆,这个从古以来就有的职业。

  FA的专业名称为财务顾问,俗称“拉皮条的”,其业务模式可谓是“靠一张嘴一本万利”,可谓是“空头套白狼”的典型。

  这么好的生意,又不用下本金,当然谁都愿意做,因此,在中国的市场上最不缺的就是FA,而且可谓是大量的FA混杂其中。

  传言,2018年的时候,一线知名基金都当过FA,对他们的被投企业提供类似融资服务,当然还要收费,这让创业者着实迷糊了,这到底是股东,FA,还是投资人?

  确实,产业里的人不知为何对FA有一些过度敏感,导致FA有时候也过度敏感了,往往不得不把自己包装一下再和你对接。

  比如,在一些微信群当中,有一些人往往加微信通过之后如此自我介绍,“我们是XXX美元基金,投Pre-IPO多一些,去年投了1.5亿美金新美大,也投了宁德时代、阅文集团、小米等。另外也做了一些后期的投行FA。”

  当然,我们不能否认,FA与投资的距离就是一步之遥,很多FA入行的目的是做投资的,做投资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

  某上市公司董秘在综合判断对方表达的信息之后,问:“你们是FA么?为什么不让我们直接接触项目方。”

  董秘问到了项目的时候,刚开始肃然起敬,然后职业性的又追了一句:“您们是哪个主体投资的,我怎么没查到?”

  该美元基金的投资经理心里一惊,脸上稍微变了一下脸色,然后就立刻正常了,老油条必然是老油条,立刻回复说,“不是我们这个主体投了,是另外一个主体。”

  于是,接下来,大部分的时间里,该美元基金的投资经理就会隔三差五发一些行业项目,问董秘是否感兴趣。

  董秘:“对不起,如果你们有做尽调报告可以分享给我们,我们以你们的报告为参考依据。”美元基金投资经理:“你们走后,尽调就停掉了。”

  显然,他这是FA动作,帮企业融资是真,联合投资是假,只不过以联合投资的名义把各个资金方引荐过来是。

  GPLP君并没有鄙视FA的意思,专业的FA是极为让人敬佩的,作用也很明显,比如,真正的FA是能够了解产业、了解企业、了解资金要什么的人。所以很多FA之前都是非常优秀的投资人,无意之间变成FA的。

  而且,他们还能够解决非常多不信任、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但是伪装成投资人的角色做FA,是不能够解决问题的。反而让人觉得行事透露出许多不理解的地方。

  繁荣总是一瞬间的事情,犹如“昙花一现”,市场转瞬即逝,由繁荣转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没办法,那种不把钱当钱好日子过完了之后,接下来他们也要精打细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

  比如,在A股市场就有这样一家上市公司,上市后大肆扩张——一段时间内,他们见到项目就投,在自家的微信号上留下联系方式,导致投资经理每天都要接40多个项目电话。也算业内首创,告诉大家我有钱,来找我的。

  他们告诉资金方,我们愿意在项目成熟后装入上市公司,你们的投资肯定是不会亏的!

  在这个阶段,每个员工背着融资指标四处找钱,财务总监在办公室内紧急学习IRR和NPV之间的区别,最后投资业务停顿。投资的企业开始巨额亏损,不停要求资金注入,甚至本体运营都受到影响,迫不得已不停质押融资,借旧换新。

  在这个阶段,上市公司四处兜售所投企业打折出售。投资团队整天安抚被投企业,保证给予援助、赋能被投企业,转头又去寻找出售机会,焦头烂额。

  自己IPO成功后,感觉自己可以“赋能”给其他企业,然而,折腾一圈下来才发现是一地鸡毛。

  某一天,上市公司老板拍着被投企业老板说“上市无非是把书都翻一遍,不懂就翻第二遍。我们联合起来赋能给你,你也可以的!”

  然而,365天之后,上市公司老板找到被投企业,“兄弟,慢慢来,别着急,你要自力更生。”其实,他们也没钱了。

  每一个产业都有自己的特性,产业资本的诞生、发展、蓬勃都是美丽的故事,只是,故事的另外一面并没有那么美妙,期待每个公司都能够更加理性投资,用投资做大主业,而不是危害主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上一篇:考试成绩将会在考后7个工作日内公布           下一篇:下一篇:30%早期项目、30%中期项目、4后